不不不不不不

好啦。

【周叶】鞘

感觉我正在向All叶逼近……。其实感觉西皮很模糊?←_←作为一个杂食党的没节操的我。

仍然不问详细设定!脑洞到哪写到哪!

小周只有八岁的设定。

片段式的故事……相当于是存档和写梗概(哪来这么多梗概!)。

OOC,OOC,OOC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“小奶猫。”叶修蹲下来,两根手指拎着一袋子面包在他面前晃呀晃,“今天的伙食都在这儿了,”然后笑眯眯地补充道,“叫一声叔叔就全给你吃。”

周泽楷看了袋子一眼,抱着自己脏兮兮的膝盖,冷淡地别过头去。

叶修啧了一声:“任性的孩子没人喜欢哦。”他干脆在周泽楷的对面坐了下来,伸直两条长腿,把袋子摊开在地上。

周泽楷的目光忍不住转回了地上,只不过焦点不是那些看起来就不大好吃的面包,而是叶修的腿。叶修穿着一双很脏的军靴,军靴靴边一直到他的小腿肚,裤子上也挺脏,还有点红色。

流血了。

周泽楷这样想,默不作声地垂下眼睛。

叶修哼着小调儿给他们分面包,一会儿给周泽楷撕一大块,一会儿给自己撕一小块。看周泽楷半天没有反应,忍不住去拧他的脸:“喂喂,这已经是现在最好的伙食了,不要不知好歹。”

周泽楷打开他的手,继续抱着膝盖看地上。

叶修被嫌弃了也只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自然无比地就把手收了回去,自己吃起了面包。

吃了一会儿后,周泽楷还是不为所动,叶修只得停下动作,问小家伙:“想家了?”

听到“家”这个词的时候,周泽楷小小的脊背微微颤抖了一下。临别前江波涛的话还在他耳边回响,他不由得咬住了下嘴唇。

“没有。”他终于答道。

像是三十几岁大人一样的回答。叶修略感意外,一时无言。

周泽楷却抬眼看了他一眼,然后慢慢地放下了膝盖,换成和叶修一样的坐姿。冰凉肮脏的水泥地让他的背后窜起一阵寒战,和前天他坐着的天鹅绒椅垫完全不同,这清晰无比的触感犹如一把捅进后背的尖刀,让他瞬间意识到了现在自己的处境。

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良好的教育在这时发挥了作用,周泽楷回想着江波涛等等人给他讲的那些在极地被冻死的人的故事,觉得现在还不算太坏。至少有一个和自己一样脏兮兮的人给自己分面包,即使他自己的腿已经受了伤。

叶修看着他揉了揉自己小小的手腕,然后伸出手,拿起一块面前的面包。

“你竟然会吃?”他抬起一边眉毛。

周泽楷不理他,以坚强的毅力快速地咀嚼并咽下了口感粗糙,没有一丝甜味的食物。

只有一个月。一个月的时间面对眼前这个人和这个空荡荡的破屋子,他想他还能坚持。


2.

坐在侦察站的阶梯上,叶修伸了一个懒腰,然后似乎很舒服地回到开始的姿势,懒洋洋地托腮道:“现在当然不一样了。”

林敬言疑惑道:“什么不一样?”他记得叶修并没有女朋友,或者男朋友,无论什么——这一类的东西。站在这儿作战的人都是一个人,人人命如飞蓬了无牵挂。叶修平时独来独往,更加不应该例外。

叶修叹了一口气,揉了揉自己的头发,“家里多养了一只小猫啊,小猫也要吃饭的。”

林敬言愣了愣。

“小猫?”

叶修突然笑起来,伸出手用力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。

“放心啦,只要战争不结束,霸图就不会被吃空的。”他交叉起双腿,侧过脸看林敬言,带着他那个标志性的令人讨厌的笑容。“老韩还是挺大方的,对不对?”

“……”林敬言看向一边。他从没见过到隔壁队蹭吃的还蹭得这么心安理得,甚至不要脸地找荒谬借口的人。

“那你多久回去?”腹诽了一会儿后,他还是忍不住问叶修。这才是他真正关心的问题。

叶修撑着两腮晃腿,一脸无所谓。

“老韩多久来,我就多久回去咯。”说完他坐直身体,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,然后开始翻找打火机,“我想拜托他一件事情。”

烟被点燃。林敬言张口正要说什么,叶修望着远处的眼睛突然出现了笑意。

“说到就到。”说着眯起眼抽了一口烟,咧嘴向迎面走来的两个人道,“老韩,张新杰,别来无恙啊。”


3.

周泽楷的手慢慢地下移,最后停在剑鞘上。

他抬起眼,望向叶修。

叶修解说:“这是剑鞘。用来裹剑的。”

周泽楷皱眉,手指摩挲着剑鞘上的纹路。“……为,”他艰难地吐字,“为什么?”

叶修伸出手,弹了一下剑鞘。他的指节苍白而漂亮,这下敲击也让剑鞘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嗡鸣。

“没有它,剑会冷。”他道,随即补充,“就像人没有衣服一样,会冷。”

“……”周泽楷无语地看着他。

叶修哈哈地笑起来。

“当然不是啦。”他的手也下滑,在与周泽楷的小拳头相触时停了下来,道,“剑平时都在战斗,总得有休息的时候。”

他沉思一般看着自己的剑。“周泽楷。”他叫周泽楷的名字,非常少见地。“问你一个问题。你知道剑在什么时候不需要鞘了么?”

今天的夜晚温度比较高,但叶修说完这句话,还是把两人身上的被子往上掖了掖。

周泽楷凝视着叶修的手指,蜷起身体抱紧怀里的被子,道:“战斗。”

片刻,叶修没有回答。

“战斗的时候?”过了一会儿,叶修轻笑,“错了。”

当然错了。周泽楷再成熟,也不过只是个八岁的小孩子。

月光下的剑鞘闪着厚重的光泽。周泽楷微微拧起眉。“那是?”他疑惑地问。

叶修却在这时不适时地打了个呵欠。

“很晚了,小奶猫,你不困我都困了。”他直接转移了话题,然后往前蹭了蹭,抬手把周泽楷环在怀里。在周泽楷的背后,他用两手握住了那柄刚刚还在被他们谈论的剑。这其实是一个密不透风的防御动作,而这个防御护住的是在他怀里冷得蜷成一团的周泽楷。

周泽楷却很执着,抓着叶修胸口的衣襟问:“到底是?”

叶修叹气,低下头,用自己的脸蹭了蹭周泽楷的小脸,然后认真地凝视周泽楷那双似乎会说话的眼睛。

“你以后会知道的。”他握紧冰冷的剑身,郑重地向周泽楷保证。

4.

飞扬的烟尘里,站着的是一个不算高的小孩。小孩的手里抱着一段什么东西,即使透过烟尘看去,光泽仍然厚重而华丽。

认出小孩怀里的东西,张佳乐不由得啊哟了一声:“那不是叶修的剑?”说着猛然一顿,转头瞪着韩文清,“靠,这不会就是叶修的那只小猫吧?”

“……”韩文清把剑插了回去,沉声道,“上去看看。”

叶修说他养了一只小猫,他一直以为是一个女人,或者真的是一只猫。没有想到这只吃得挺多的猫竟然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。

张佳乐走上前去,周泽楷一动不动地看着他,怀里紧紧抱着叶修的剑鞘。他的眼睛乌黑而清润,即使是在这样残酷的战争里,也保持着一种坐怀不乱的成熟气概。

张佳乐被他的眼神震了一震,发现自己满肚子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周泽楷的目光从他脸上左移到韩文清脸上,然后露出诧异的神色。

韩文清走了过来,周泽楷定定地看着他,道:“韩?”

韩文清一怔。“韩?”

周泽楷终于放松了抓剑鞘的手,把鞘亮给韩文清看。

“叶修。”他说。“带我去。”

张佳乐一头雾水:“啥?叶修带你去哪?”

韩文清觉得自己似乎隐约懂了这个小孩的意思,蹲下身子来,看着他。周泽楷虽然身上有点脏,但还是十分健康的,没有一点营养不良的迹象,甚至连身上的衣服都很合身,是实打实的儿童穿的衣服。

看不出叶修为了这只小猫花了这么大功夫。

思考了一下,韩文清决定回答他理解的周泽楷问题的意思。

“他去打仗了,“他道,以尽量委婉的口气,”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。”

想不到说完这句话,本来十分冷静的周泽楷瞳孔突然一缩,猛地伸出手,抓住韩文清的胳膊。

“带我去。”他一字一字,吐词十分清晰地说。

韩文清惊讶于周泽楷手上远大于八岁小孩的力气,与旁边同样目瞪口呆的张佳乐交换了一个眼神,然后问周泽楷道:“去哪儿?”

周泽楷握着剑鞘的手向前,一直到韩文清眼前那么近。

“这个。他留下了。”他冷冷地说,“他的剑鞘。我要去找他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TBC。。。

评论(7)
热度(37)
©不不不不不不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