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不不不不不

好啦。

【韩叶】硝烟

总而言之是地理课的脑洞(我上课都在干些什么?!

设定什么的自己都不清楚,一团糟就是啦!

后续,应该是没有的。。。感觉我好像在写梗概。。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韩文清搬开箱子,把它们踢到一边时,炮火的轰隆声瞬间变得清晰起来。

刺鼻的硝烟气味迅速涌入了狭小的藏身空间。叶修微微抬起头,睁眼。干掉的血黏着上下眼皮,他看到的一切东西,乃至烈火中的韩文清都是红色的,形状模糊而支离。

韩文清又移开几个集装箱,把他软绵绵的无力身体从里面抱出来,放到最高的箱子上,自己背过身去背起他。

叶修用胳膊环住他的脖子,整张脸埋在他的颈项里,贴着皮肤说:“来得真慢……”

他的脸上都是血,蹭得韩文清的脖子上一片瘆人的暗红。

韩文清扶了扶他不停往下滑的腿,低声说:“别说话。”

叶修嘿嘿地笑了两声,只是笑声很微弱。

“你不是一直希望我死吗?”他抬起头,去咬韩文清的耳朵,被后者很有经验地避开。

“闭嘴。”韩文清给枪上膛,背着叶修冲了出去。

炮火隆隆,光影缤纷炸开,残肢四溅。

韩文清灵活地应付着射来的子弹和种种武器,带着奄奄一息的叶修冲向出口。集装箱四处散落着,他不得不绕了许多路才顺利突围。

一路上的颠簸很严重,身体被毫不顾忌地左甩右甩,叶修本来就七荤八素的脑子被颠得更加觉得恶心,用力地箍紧韩文清的脖子,痛苦道:“你慢点,再蹭几下老子都要硬了。”

“……”韩文清默默地抽出一只手,把叶修又往上扶了扶。

大约过了三十分钟,他们才顺利离开了码头。

韩文清把叶修放在地上,然后从衣服里拿出一个急救包,二话不说开始给叶修上药。

叶修意识涣散得要死,半眯着眼睛痛得皱眉。

“张新杰给你的?”他努力集聚起清醒的意识,问韩文清。韩文清正在给他的腹部上药,眉头紧锁。

“老子问你呢……”叶修说,声音越来越轻。

韩文清听到他语气突然微弱下来的话尾,猛然抬头。叶修眼睛半闭,没有焦点地望着他。“叶秋?”他突然有点心慌,“别睡。”

“是叶修。”叶修迷迷糊糊地轻声说,到这个时候还不忘纠正。脑子晕晕乎乎的,他一边恶心得想吐,一边想要赶快陷入昏沉的睡眠。韩文清把他摇摇晃晃的身子拉到怀里,抱得紧了一些。他身子一抖,顺从地接受了这个动作,然后慢慢前倾,把脸埋在韩文清的衣服里。

“我没睡。”他轻声说,不知道在安慰谁。

但听了这句话后,韩文清紧绷的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,过了一会儿后把他背后的衣服卷了起来,露出长道的擦伤,配合着背上的伤疤显得触目惊心。

叶修抓着他的衣服,低声说:“老韩。”

“嗯。“韩文清检查着他的伤口,搂紧叶修的腰,”还想睡觉吗?”

“……想。”

“不准睡。”韩文清命令。

“……”叶修难得有些无语。他们的对话非要这样毫无意义吗?

这样想着,他把韩文清的衣服当做手帕,蹭去脸上的污血。他的头部其实并没受伤,沾上的血都是别人的,只是视觉效果有些狰狞。想起刚刚战斗中那些站在他对面的熟悉面孔,他不由得心里发凉。

决定先不想这个,他顺势把手伸进韩文清的口袋里,无意识地翻找。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么?”手摸到一个小方块,带点磨砂的质感,他猜是韩文清的打火机。

韩文清正在给他专心上药,下巴枕在他肩上,耳朵贴着他的耳朵。

“因为你被背叛了。”他简单地回答。

“但你带了枪来。”近乎一厘米深的伤口被绷带挤压,叶修忍着疼,指甲嵌进手掌里。

韩文清拍拍他的背,又给他缠绕上一圈绷带,“抢的。”

“……”难道不该是别人看到你然后乖乖上缴的么?

叶修叹了一口气。

“霸图的消息真灵通。”他说,合起眼睑,手也不再乱动了,退出了韩文清的口袋。

韩文清包扎完毕,把叶修从怀里扶起来,摆正,让两人四目相对。

“如果你不叫我,”他静静地看着叶修的眼睛,“我什么都不会知道。”

有一瞬间的静默。

但静默之后,叶修突然笑出了声来,伸出手去抓韩文清的头发。韩文清居然也没有避开,就这么任他用脏兮兮的手乱揉着。

“因为我知道你会来救我嘛。”他笑着说,把韩文清的头发揉成各种形状,一个人傻乐。玩够了后又放下手,摸出自己的通讯仪,扔到韩文清怀里。

“做什么?”头发乱糟糟的韩文清皱起眉看他。

“送你咯。”

韩文清低头看着手掌里那个精巧的通讯仪,上面有许多划痕,他甚至闻到一股淡淡的烟草清香。

“为什么?”他很难问出为什么,但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却对着叶修问了出来。

“以后不会再用了。”叶修淡淡地说,“没什么人可联系的,留着只是累赘。”说着又从衣服内层拿出一张纸,递到韩文清手里。

“这是雇主留下的东西。”他说。

韩文清接过来,是一张信纸,空白的纸面,真正的内容应该需要通过什么特殊手段才能看到。

他抬头,挑眉。

叶修调整了一下姿势,让自己坐得直了些。

“嘉世虽然散了,但任务不能不完成。”他眨了眨眼,“只有让你帮我了。”

韩文清隐隐有不好的预感。这种预感就像是叶修正在向他辞别,这个通讯仪是一个遗物,同时又是一个信物,可是他不知道这个信物的含义。“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帮?”

叶修拍了拍他的肩头,然后倾过身子来。

他们再一次四目相对,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五厘米。叶修的眼睛是纯粹的黑,尽管眼睑上还挂着血痂,但其中动人的光芒却掩饰不住。

韩文清下意识地屏住呼吸,尽管这有些矫情,但他确实有些不同于平时的紧张。他隐约觉得,叶修接下来要做的事会坐实他刚刚的猜测。

而事实的确如此。

叶修看了他一会儿,垂下眼睛。他缓缓地侧过脸,吻了吻韩文清沾满灰尘、带着硝烟气味的脸颊。

很轻的一个吻,犹如蜻蜓点水。

吻完之后,叶修睁开眼睛,又把身子拉了回去。

“这样够了吧?”他看着韩文清,笑道。

评论(11)
热度(32)
©不不不不不不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