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不不不不不

好啦。

【韩叶】相握(肉)

英语课上我就在干这个→_→
肉文讲什么逻辑?开头结尾都不重要肉完就好了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韩文清拂开他散乱的刘海,在覆着薄汗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滚烫的吻。他的动作很轻,叶修不由得轻轻握住他的手。
韩文清回握着他。他们保持着这个相握的姿势,开始了一个缓慢绵长的亲吻。叶修在亲吻过程中慢慢把腿缠到韩文清腰上,湿润的发梢扫过对方的脸颊与下眼睑。两具身体紧密相贴,随亲吻和抚摸缓慢地磨蹭着,互相散发出惊人的热度。
叶修环着韩文清的脖子,悄悄睁开眼,想要看韩文清的反应。韩文清也睁眼看着他,满是情欲的目光像是面对猎物的猛虎一样,只是多了几分沉迷和眷恋。
目光相触只是短短的一刹那,叶修就感到皮肤上起了小小的鸡皮疙瘩,像是有一股力量牵引着他变得呼吸急促,头脑发昏。
联想到平时穿戴整齐,身形挺拔好看的韩文清,再看到眼前这个身体半裸,眼神充满近乎暴躁的情欲的人,兴奋感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就缠上了他的脚踝,闪电一般刺激着每一根神经,让他在寒冷的空气里忍不住地颤抖。
他哆嗦着手去解韩文清的扣子,却半天都没有解下来一颗。
韩文清抓起他在自己胸口乱动的手,含住两个指尖用力舔舐。舌头的粗砺混合着超越平日的高温,一路滑到敏感的指缝间,轻咬和吸吮柔软的根部。
叶修被舔得拼命缩手,脚趾绷得紧紧,指甲都有些发白,沙哑道:“别一直弄那儿...”他甚至不好意思说出那个“舔”字。在这种时候,一向的嘲讽似乎都变成了像是被放大了无限倍的悸动。
这很奇怪。
感觉就像是和初恋的女孩上床。他们做足了一切情侣会做的事,黄昏,海滩,最昂贵的晚餐。但是一切又与简单的恋爱约会不同,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是个男人,还是他一直以来的敌人。
从对立到承认和妥协,他们用了差不多十年的时间。
韩文清的舌头向下卷去,从手腕一直啃咬向手臂一带,仔细得让叶修想骂娘。快感驱使着他把腿缠得更紧,主动摩擦他们贴在一起的炙热部分,想要快点结束,以求得此刻正在飞速离他远去的清醒。
顶端渗出粘腻的液体,韩文清的眼眸颜色变深,低下头卷起叶修的衬衫,重重吻上他苍白的胸膛。他的吻重而湿润,经过之处都留下了成朵的嫣红痕迹,像是带着露骨春意的花瓣。
叶修在他身下喘息。他的身上都是汗,半褪下的内裤黏在赤裸的身上,隐约透露出湿润的高昂线条,指甲深深抓着韩文清的背,在被含住乳尖时难耐地收拢拳头,蜷起身子遭受了电击一般地发抖。
他的指甲修剪得很圆润,每次抓挠和用力的下按都会带来微麻的刺痛,无心却进一步地激发了韩文清的兴奋感。
汗水互相濡湿,叶修感觉到浑身都黏乎乎的,沾满汗水与唾液,甚至他和韩文清彼此的体液。整个前戏过程中,他都在努力扳回控制权,但韩文清的强势和气力常常让他无可奈何。
最后,韩文清脱掉了他们两人的内裤,就着汗水和体液的润滑,冲入了叶修的体内,让对方咬着他的肩膀,含糊地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。
他开始冲撞。
猛烈而快速,充分显示着渴望和攻击性。
叶修被他的动作撞击得天昏地暗,口里已经抑制不住本能的声音,脸色潮红,喘息凌乱,眼神也变得迷茫而涣散。
韩文清在迷乱里俯下身,吻他的耳朵,耳侧,以及发红的颈项。
“叶修...”他低声地叫,叫的是他真正的名字。
叶修似乎被这一声呼唤震醒了,抬起湿润的眼睛与韩文清相对。
韩文清的动作慢了下来,他的眼眸就像游动着星光的海,暗潮中的光芒支离破碎。
十年的默契让他们都停下了动作。像是一个心照不宣的慢镜头,他们缓缓地靠近对方,额头抵在一起,然后闭上眼,交换了一个深深的亲吻。
深到像是烙进了灵魂里。

评论(2)
热度(38)
©不不不不不不 | Powered by LOFTER